额……到学校了,所以扯几句~~~

蜜瓜级轻巡洋舰二番舰 wrote on February 27th, 2010 under Life | Leave a comment | 881 views

不知不觉年就已经过完了,每天在家十二点睡、十二点起的生活也告一段落。
仿佛做梦一般,就已经读完了半个学期回家过年了;又是仿佛做梦一般,就已经过完了年,又要返校了。
在家的这段日子,本来还特地带回了一大包下学期的教材,指望没事看看,可电脑无情地夺去了看书的时间……包括我在图书馆借的两本尼采、一本罗素,也只是大致上瞄了几眼……
不过,看的电影算是很多了,这从我的豆瓣上看得很清楚……而且还有一些来不及看了……

至于初八的活动……打死我也没想到会这么简单……真不知道我之前紧张什么……
比较遗憾的是……之前叫的一些童鞋都没能来讲的说……
总之,纠结完论文,这趟子事儿就结束了,接下来就是要去……唉……搞学习了……这……是喜是悲呢……
昨天踏着晨雾来到公安,坐上了去武昌的车,箱子放在了车下面,耳机放在了箱子里,无法入眠,百无聊赖,只好放外音,却苦于司机也在放,即使是用最大的声音也一直听不太清……等到了武汉,才得以安心地听一会儿……不过确实太喧闹了。
到达武昌,去大姐家吃已经不算午饭的午饭。车进的不是宏基,而是不远处的另一个长途车站,按以前的路走过去701比较远,于是,我直接进了旁边那个719的大门。然后…其实这条路以前走过了,但是我发了一下神经,在大方向是对的的情况下,自己转了一下……然后…我开始“盲目”地在719社区里乱转。不过还好我方向感还不错,没有转晕。转来转去,终于转到了719和701的交界处(其实也没走多路)。然后,我就发现情况不对了——长长的一堵柏林墙将两个研究所死死地隔开……在我的前方,是719的另一个门,出去后一会儿就能到701;不过走那条个门进去后还有比较远的一段距离。于是……我毅然决然地沿围墙开始往回走——交界的地方总会有一个门的吧!——我想……
可是往那边越走越远,那堵墙连个狗洞都没有!算了……还不知道是否走得通……回去算了……我默默地拖着箱子走上了原路……往前、往前,然后左转、往前,再次左转、往前……Final destination……
吃完饭,在网上逛了一个小时,已经四点了,五点的火车,现在该走了吧……我又拖上了行李,来到了武昌站……在进站时,我又发了一个神经……没有上二楼,而是直接走到了下面……后果可想而知……候车厅呢……只有上面才有……下面,是出站口……不管怎么说,转悠、排队了快半小时之后,我还是最终抵达了候车厅。时间很紧了吧……可是……那块大大显示版告诉我:火车晚了半小时,现在还没来呢……你给我乖乖地等着吧……
好吧……半小时快到了……我抬头向那儿玩意儿投出了困惑的目光……只见那个30赫然已经变成了45……再次无语……
无所谓了,能到就行了……六点,我躺上了上铺那低低窄窄的床……

果然现在的心情最适合听陈老师的歌,前几天没白下。随机的第一首就是《旅行的意义》,清澈的声音仿佛在耳边轻声地吟唱……
再一次承认,她的歌确实有魔力……我又有了很强烈的买正版的欲望……
然后又到了那首曾作为步步高音乐手机广告的歌——《我在那一角落患过伤风》……一首很奇怪的歌,本来不是她的作品,但是听她唱起来总有种感觉抹不掉——这就是她的风格!……也难怪很多人会误会了……

陈老师

dar len dar len dar len dar len dar len dar len dar len dar len dar len dar len dar len dar len dar

dar len dar len dar len dar len dar len dar len da dar len dar len dar len dar len dar len dar dar len dar len dar … dar len dar len dar len dar dar dar… dar len dar len

dar len da la la

一路上,这个声音始终在耳边徘徊(明天就去西单图书大厦买正版!不过估计限量的是买不到了的……)……
然后,不知不觉就到了……收起耳机,出了火车……
很不高兴地,我又要行走在人群中了,而且还拖着一个大箱子(以后回家再也不带箱子了)。艰难地上下前行几番之后,终于出了西客站,来到对面的公交站……然后,我被吓到了……长长的一辆320上,挤满的全是人……等下一辆吧……可是再次看到那个数字后,我放弃了……走完一条长长的羊坊店路来到了军博地铁站的D出口……再次被吓倒——这分明是在张家界天子山坐索道的阵势啊!环顾四周,ABC口的人似乎没有那么的多,然后我作了一个让我在一点钟就回到宿舍了的明智的决定……我走过马路,等在了A口前……那个小小的保安面对如此多要进去坐地铁的人显得那么无力……如果不是有铁闸门,可能人群早就倾泻而下了……原则是,出来几个,进去几个,为了保证地铁站的安全……等到我进去时,偶瞟了一眼D口前黑压压的人头,叹了一口气……其实站里人很少……没必要控制得这么死……
总之,一号转四号,再从圆明园走进西门,恰好碰一辆校车刚刚停下……
RP回升了……
压力,在我踏进宿舍门的那一刹那就感到了……这……就是大一下生活的序幕……

遗忘

蜜瓜级轻巡洋舰二番舰 wrote on November 22nd, 2009 under Life | Leave a comment | 1,007 views

不知不觉已有一个月没登QQ了。没有QQ的生活似乎还是照样在过,也不再有兴趣无聊地将它挂着刷等级。对它仿佛已经没有一丝一毫的感觉……

今天,在那个曾经十分熟悉而现在万分陌生的对话框中输入了依旧深深刻在脑海中的那串号码和依稀中伴随着那串号码的长长而又复杂的字符,并用右手小指敲下了回车。一连串的动作还是那么干净利落,似乎不带半点思考……。随后一口气点出所有消息又全部关闭……这段时间看起来是如此漫长,以至于长到让我对这个曾过度依赖的事物变得这般冷漠,仿佛上了大学便已将它抛弃。这是一个与事实极度违背的感觉,但又那么逼真……

我,确实是健忘的么?是因为健忘才写日记,还是因为写日记而变得健忘了?就如这几天在寒风中骑车一般,在室外待了几分钟便已习惯,并忘却了温暖的感觉,认为本应如此,直到再次走进宿舍,图书馆或是教室感受到暖气才猛然醒悟,原来温暖是这样的……人都是如此么?

大雪已经下过了一周多了,可路边依旧还是积雪遍布。而寒冷则在与太阳连日的抗争中让气温保持着零度上下,丝毫不肯退让。似乎,它才是主宰……

期盼中的两门期中考试结束了,才发现,高微、普物,是同样的杯具……抑或是,我自己就是杯具?

Due tomorrow的影视欣赏的essay也终于在今天熬到了尽头。虽然只有薄薄的两页纸,虽然内容惨不忍睹,但还是有东东交上去了,应该不至于挂吧……

是的,不挂就OK了……………………………………

所以,遗忘了吧…………

这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所有的纸飞机都已落地……

蜜瓜级轻巡洋舰二番舰 wrote on July 3rd, 2009 under Life | Leave a comment | 1,086 views

小时的纸飞机飞啊飞,飞到了我们的高三……

一年一度的高考……今年掉到了我们的头顶上……

为了这次大的转折,我们一起浪费了11年的青春……和下了一年的地狱……

最后的一年里,床是最亲密的——在这灵感的摇篮里,我做了无数的梦……但很多都是一场一场沉闷的考试……题目稀奇古怪,而且醒来后依然记忆犹新,清晰十分……4月清晨在梦里的每一场考试都没有看到答案,因为每次考试都被无情的闹钟无情地打断……偶尔心血来潮——把考试考完了再起来吧——于是,在看到答案前又被班主任的电话叫醒了……无奈只得离开,踏上那条熟悉的路……

高三就是这样……在一张张试卷的重叠下寻找空间,又在一次次的发呆中浪费时间,还在日记本的一笔一划里奢侈地享受悠闲……总之,是过来了!

这一年,看穿了很多,成熟了很多。似乎是突然就老了! 翻看高中的日记,感叹自己的幼稚,又感叹自己的成熟……

看到四周都谈论着高考的大人们……才知道,高考不只是学生和老师的……

考前应是最紧张的……可我们却在前几天惬意地喝着每一口奶茶,悠闲地趴在桌上睡觉,吵吵嚷嚷地……叠着一只一只的纸飞机,将教室变成了一个不停有飞机起飞降落的飞机场……那时真是疯狂啊……

而8号晚上,考完最后一科后的通宵狂欢,简直如做梦一般……没想到高考就这样结束了……我都还没来得及在之前买款手表掌握一下时间……可那确实不是梦……

然后就是对很多人来说艰辛的等待……但似乎我根本没在意,没意识到这是命运的一个转折点……

然后我在爸妈的逼迫下随随便便的估了一个分,精确到了每科的个位数……

分数就出来了,却不是我自己查的……那天一上线……QQ一直闪个不停,打开一看清一色的:“你打了多少分?”我告诉他们,我还没查,于是第二个问题几乎都是:“把你的准考证号码告诉我……”

看到了那个数字,也没太多的感觉,把所有的人应付完后便开始玩游戏,因为那时我总也想不通,那真的是这么重要的考试吗?只是因为估分太准了有一点惊而已……

直到要填志愿的时候才知道……这原来确实是件很麻烦的一件事……比打伞还要麻烦……

每天,那个临时的热线电话响个不停,像有奖拨打似的……

而到了后期,则是电话一个一个地打出去……这个麻烦则源于我在考场上的怕麻烦……

所以爸妈在填志愿的这几天很烦,每次都在我玩QQ音速时打断我……还有老师的电话…………

最后似乎是办妥了,我最初第二志愿的1020被移到了第一个位置,1110被拉了下来,而1000则直接不见了踪影……

本来还想避免这些麻烦的,可没想到父母和老师都在替我麻烦……

至于最后是什么结果,我也懒得管了…………………………………………………………………………………………

所有的纸飞机都已落地了,无论经过我的改造与否……

我们的心被这些白色黄色的自由载到了吗?抑或是在中途就已飘落? 在飘落的路上,尽情地体会失重的感觉,闭上眼,倾听风声……

怕了……

蜜瓜级轻巡洋舰二番舰 wrote on June 9th, 2009 under Life | Leave a comment | 889 views

今天高考的最後一科考完了……
我們包了網吧和ktv……
玩得很high……
然後,他們就去買啤酒……
然後他們就拼酒……
李曉蕊就和曹陽按1:4的比例喝……
李喝了2聽……
就不省人事……
發酒瘋……
然後就在ktv睡了……
然後,不知怎么,她就從2樓的包房里下到了一樓的網吧……
好怕發酒瘋的人……………………

等到3:28,她終於似乎醒了,但還是很昏沉。自己能打開網頁了,開始看暮色……
到5:30,已經能回答別人的問題了……

六一祭

蜜瓜级轻巡洋舰二番舰 wrote on June 1st, 2009 under Life | Leave a comment | 1,044 views

似乎已是大限将至,只有三个多月就要满18岁了……
以前觉得,而且最近依然觉得,成年是一件很遥远的事。
仿佛我们还很小,很不成熟。
长大是一个自然而然却又很辛苦的事。
似乎昨天,我们还在如三刺鱼一般四处张望,瞪大了好奇的眼睛;而明天,我们就要像北极燕鸥一样,开始漫长而艰难的旅程……

……找到了章老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zhangdengxi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