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4.14 28℃ 晴

蜜瓜级轻巡洋舰二番舰 wrote on April 14th, 2011 under Life | Leave a comment | 1,073 views

写这篇日志的时候,我在debian系统下。

隐约记得是上周换的linux系统。

而在短短的不到两周的时间内已经超容量地吸收了很多的关于linux系统构架的知识。想想两周之前我还什么都不知道地以win7为主系统,顺带玩玩ubuntu……而现在改debian为主系统了,引导也改成了grub,而不是win7。

一周左右折腾完系统,将显卡,声卡的驱动,网卡的图形化配置,还有系统主题和一些系统的软件都搞定了。

想当初刚开始的时候研究硬盘安装就弄了好久。因为貌似iso镜像文件不能放在ntfs分区里面,否则会不能识别,而windows的引导又改掉了,就会很悲剧。折腾了好久,然后决定将系统安装过程简化,直接刻光盘安装。但没想到这也是一件很悲摧的事情。在刻坏了几张光盘之后,我对与光盘这种存储媒介产生了很大的不信任感。不过可能是我的光盘的刻录器出了问题吧。总之不管是我光驱的问题还是光盘的问题,这都不是一件很好的事情。

本来装的是amd64的版本的ubuntu,但是由于又各种配置麻烦的经验,我考虑了一下之后决定还是用i386的版本。

而很悲摧的是,我折腾系统的这两周是考试周。硬件和模电,对于这两科我还基本什么都不了解。硬件因为实验做得比较多,所以还勉强知道一些,而模电就纯属活见鬼了。个人觉得我其实不应该算是不爱学习的一类人的。但面对这些东西就是提不起劲儿。

昨天把自行车借给了602的王寿文,他们周六要骑车去天津……本来是计划去天津的,但是……他们太没有计划了……于是改为了去密云水库。而他们竟然连一张地图都还没买。这是很无语的几个人。

我的Touch

蜜瓜级轻巡洋舰二番舰 wrote on March 5th, 2011 under Life | 1 Comment | 1,421 views

2011.3.5 1-13℃ 晴
今天上午在西操耍大刀的时候,我把touch丢了。

不是因为耍得太起劲了得意忘形什么的没注意地丢了。

可以说是丢的吧。因为我是眼睁睁地看着她不见的。说实话,并没有太悲伤什么的,反倒似乎有种嫁出去的女儿的感觉。我想以后如果结婚有孩子了一定会要女孩的,虽然是否会结婚这还是一个未知数。

嘛……也许是时候该整理一下对她的感情了吧。

嗯……是“她”……

也许吧……

总之后面就称为“她”好了……

整理思路

首先,丢了,有什么遗憾呢?

仔细想了想,好像没有……啊……不,这当然是不可能的。不过认真来想可能最大的遗憾就是昨晚看了一半,今早排练之前一直在看的,用她在看的西尾维新的那本《你我的崩壞世界》,才看到86%左右。本来想排练完之后继续把它看完的。看来只能用本本来看了。说到本本,也许她才是我最钟爱的吧。嗯……不扯远了。最近看了《我的妹妹哪有这么可爱》,开始转变为妹控,如果真的有妹妹的话可能是不会有这种想法的吧……“现实中哪会有人控自己的妹妹啊”是这样说的。看《崩坏世界》的时候更加确定了西尾肯定是个loli控加妹控。不行,再这样说下去就扯到《化物语》了。越扯越远可不行,现在说的是我的touch的事,整理我对她的感情的时候。

呃,总之,没什么感觉。只是遗憾这本书没看完而已。

回到刚才的话题,她是怎么丢的呢?或者说我是怎么把她丢掉的呢?嘛……好像刚才没有说过这个话题,总之再从这个开始吧。

上午的排练是8点半集合,我来早了半个小时,其实我也知道会来早,于是带上了touch,想着到那儿了等的时候将昨晚没看完的书看完。以前一直用的panda reader,但最近发现它不是那么的好用,于是开始转向good reader,唯一的不满意就是安装的goodreader.ipa没有root权限,用ifunbox传到里面的文件它没有权限删除。不过有ifile的话也不用太在意那么多了,因为它的文件管理界面还是很友好的。

于是开始从昨晚的50%开始看。并在西操走来走去,随意瞟几眼正在集合的老师们。这样一直在看,等到到室内的篮球场集合组队的时候仍旧是一直在看,看到了近80%,这时便开始组织出去排练了。在那之后我貌似还拿出来了几次,看到了86%,然后就放到了穿在白色风衣里面的那件浅绿色的上面画着小树,小鹿,和小房子之类的卫衣里面。其实总觉得这样子不太好,因为我不太习惯将有帽子的衣服穿在里面,但是想来想去想了好久,仍旧不知道该怎么穿才好,于是穿上卫衣后随意地将风衣套在了外面。下面白色的牛仔裤穿了这么久也已经黑了。嗯……在我眼里看来差不多黑了,是如果拿去洗衣房洗的话我也不知道能不能洗干净的那种。不过也是时候该再买一条了。应该是差不多一身白的吧,而刀术的动作却有“侧摔”的倒地和“乌龙绞柱”的站起。嘛,其实我也不是那么爱干净的。无所谓了,倒就倒吧,之后换换衣服就行了。不过要注意的是倒地的时候不要让口袋里的手机和touch掉出来了。事实上,touch就是在那个时候掉出来的,而且依稀记得是第二遍的时候就掉出来了。不过那台“冰激淋”倒是没事,也许是因为比较厚的缘故吧。

所以,touch掉出来了。我在站起来之后立刻就发现了。掉出来了,没有特别明确的感觉,只是知道,掉出来了,也没有要去捡的想法——这当然是骗人的——想过,但是懒得去实施。想着她肯定会一直在这儿等我的吧,待会儿结束了再把她捡起来。但是我似乎忘了,一套动作打完之后,就要立刻右转跑穿插。而touch现在所处的大约是11点钟方向,距离10-20厘米。只要一个简单的回头就能立刻将她捡起来,然后继续跑,不会有什么大的影响。不过我没有那么做。也许是懒得去捡吧,因为我一直是一个很脑残的人,所以那时候我可能在想,有缘还会再相见的。于是我右转,头也不回地跑了。

然后一遍演练完,再一遍的时候,我又看到了她。不过可能由于被某些不小心的人走的时候踢到了,她现在在我所处的散点位的10点钟方向,距离2-3米。这个距离去捡的话应该是不行的吧,我直接扭头,不去看她了……

所以说,我是个多么脑残的家伙啊……仿佛怕看到她责备的目光似的,将头扭开了。我想她如果有意识的话,现在肯定将我的祖宗十八代都骂遍了……嘛……骂人是不对的……更何况是骂人家的长辈……我理所当然地不用去管她吧……

然后的那一遍,也就是最后一遍排练,跑到散点位后,我轻轻地扭头,但是没有发现她的身影。我有些着急。仔细又找了一下,还是没看到。这时音乐到了准备动作的时候。我放弃了对她的寻找。有缘还会再相见的吧。我这样想。

然后排练就结束了,果然有很多丢钥匙的人,还有一个丢手机的人,好像都去前面找了回来。我犹豫了一小下,出列到前面对那位拿着一串钥匙吆喝的同学小心地问道:“那个,有捡到一个ipod吗?”“ipod?没有。”也是,有的话肯定会在前面喊的,或者是老师用话筒喊。听他回答之后,我抓着脑袋,感到比较困扰了。嗯……没有人捡到……怎么办呢?站在队伍的前面囧囧地挠着后脑勺。

“要不你上去跟老师说一下吧!”那位同学显然看出了我的困扰。于是,我走出操场,爬上了主席台。这时候已经解散了。等老师跟那位同学谈完一些关于《队列行为学》(什么?没有这种学问?总之就这样理解吧。)的问题后,我像刚才那样,弱弱地问了老师“那个,我的itouch丢了,有人捡送到这来吗?”也许原话不是这样,不过大概内容没错。当然肯定不会错的。“touch……?”老师沉思了一下,立刻将话筒递给了我,“你问一下吧!”看来他也没什么能做的。拿到话筒,我有点窘迫了……是要我这样子在话筒里面喊么?这多不好意思啊……不过还是鼓起勇气,对着话筒轻轻地说了一声:“那个,有人捡到一个touch吗?”问完之后,球场内草坪上正在往外走的同学们貌似没有什么明显的反应,不过应该不是由于我声音太小没听到的缘故,因为我隐约听到了有人不痛不痒地笑了几句。之后,我便再也没敢再喊一句,只是囧囧地拿着话筒,看着老师与其他的应该是队列长们讨论。

我落寞地拿着话筒走下楼,将它交给了音箱师,然后回到了操场上,在刚才我的散点位周围,主要是左边,转了一圈,可是没有能找到。应该是预料之中的吧。

就这样,我把我touch,丢了。

也许,那个用一学期的,或者说一学年的(因为我不是太清楚工资,平时没太在意这些)的超市导购换来的的玩意儿我不会再买了吧。

嗯……为了一个touch,发表了这么长的一篇大论,似乎我也有点儿不太靠谱了。

总之最后说说她的情况吧。

去年九月买的,还不到一年吧。起先主要是玩玩,各种修改系统文件,后来便开始看用ibooks看epub,感觉还不错。后来懒得去找epub了,干脆开始看html的文件(因为有图片)和txt。之后又开始在优酷上下在flv转为mp4放进去,看了不少,再后来直接用oplayer看flv……虽然感觉不是很好,但是能看就行。现在里面还有一部没开始看的《蜂蜜与四叶草》(一共2季+sp)和一部《荒川爆笑团》,而且似乎是前天,刚放进去一部《sola》……视频比较占空间,于是我删掉了所有的游戏。嗯,所有的额游戏。只留下了一部分应用程序。而且放在里面的音乐也精简了很多……从近20G减到12G……同时码率也从几乎全部都是的320k/bps降到了大多是192k/bps……

嘛……貌似最在意的还是日程和计划任务。没有她我几乎忘了我接下来该干嘛,有了无所适从的感觉。这应该算是比较严重的问题。在日程任务方面,我相当依赖她的提醒。唉……反正日程也是跟outloo同步的,至于计划任务,再重新整理一下思路吧。

难道是因为电脑还在所以丢了touch没什么感觉?想想我应该很多地方都用到了她的啊……

啊……突然想起来原来我记单词,不管是英语的还是日语的,都是用她来记的……丢了可不好……额……怎么办呢?也没什么办法了吧……

只能怪我跟她有缘无份吧……

看来我果然还是很在意她的。不过因为没什么感觉所以或许也没那么看重?

只要电脑不丢了,我想我是能够活下来的。嗯!

既然走了就一路走好吧!

以上!

后记:自己读完,索然无味,实属不痛不痒的一文……

2011.1.5 -8–1℃ 晴

蜜瓜级轻巡洋舰二番舰 wrote on January 5th, 2011 under Life | Leave a comment | 942 views

今天考的数理方程。

早知道题目这么简单就好好复习了。只是没掌握好复习的方向而已。

嗯!下次一定会考好!一定!

好久木有看到这么好的动漫了。不过其实才看过很多不是么?

现在想看书么?动漫也会吧。

《交响情人梦》到第15集才到精彩的正经的部分么?

唉……还是迷恋好的动漫……好故事也是需要动画来表现的呵……

2011.1.4 -6-1℃ 阴

蜜瓜级轻巡洋舰二番舰 wrote on January 4th, 2011 under Life | Leave a comment | 938 views

一年又一年。

之前的那本日记应该可以算是已经写完了吧。毕竟也已经过了半年了。这半年写的东西加起来才一万字左右。其实,并不是字数的问题。之不过习惯性地喜欢用字数来限定自己……

毕竟已经2011年了。

明天就是一门完全不知所以然的数理方程。虽然老师说得很厚道,只考他讲过的题和作业题。怪就怪我平时上课时不认真听讲。或者说,听了也听不懂?

反正横竖是什么也不知道……而且也不知道该怎么看书,不知道该怎么做题,不知道他会考什么……

身旁的同学都似乎对所学的东西十分了解,看起来我就算是纯属见鬼的一个人了……

这整学期我干了什么?什么都没有学。甚至连C++最后的大作业都懒得交……是随性?对于这点,我对自己无话可说。

而总是没有兴趣去看书,去做题。

现在是20:12,方才和陈仕江一起去买了票。Z11,13号晚,18车22号下铺。照了一张照片后便挂到了网上。

而明天考试的脑子里没装任何东西的我似乎完全不着急……所谓的淡定帝……唉……自己真的就这样了么?不……我一定还可以……

yuki

蜜瓜级轻巡洋舰二番舰 wrote on December 29th, 2010 under Life | Leave a comment | 278 views

2010.12.29 -8~3℃ 阴(雪?)

现在是2010年12月29日星期三12:00,距离2011年还有2天半整。

早晨7:30起床,磨蹭了一会儿,洗漱完毕去紫荆园买了一个小蛋糕和一袋可可牛奶,用塑料袋装在一起,放到书包(准确地说是电脑包)的最顶层。

随后找到自行车,开锁,骑到了四教,然后将自行车锁到楼边,上二楼到了上电工课的教室。稀里糊涂地听完了最后一堂电工课,骑车前往西主楼做最后一下次电工实验。做完超级水的PLC实验,已经近11点了,于是驱车回紫荆吃午饭。

随便点了一些麻辣烫和一盘西红柿坐了下来……

无聊地将食物一点一点往嘴里塞。

习惯性地转眼瞄了眼窗外十号楼的入口,却突然发现天空中似乎在飘着一些神马白色的东东。该不会是雪吧?兀自笑了笑……接着向口中塞食物……

北京今年还真是,现在都已经快一月份了。去年可是早早地就下了几场大雪啊。不过那种景象似乎已经不能在大脑中清晰地浮现了。已经过去了一年了。不对,才过去一年啊,感觉时间应该没有那么慢吧。可是已经都记不清了。

忽然貌似明白了什么似的,又把头偏向了窗外。真的是下雪没错吧?嗯,应该是了。看那种下落的曲线,应该雪花还不小。但是那些白白的点偶尔会以近乎平行于地面的轨迹运行……风也很大吧!现在的北京这样的低温应该是不可能会下雨的。

真的下雪了?我在自己心里又确认了一遍。

可是天气预报里面没有任何征兆。今天预报是阴天,明后两天却都是晴。

想着想着,碗里面的东西似乎都已经塞进嘴里咽下去了。重新背上书包,将碗筷送到了出口旁的收盘处。看着进来的人都是满头满衣的百色。应该确确实实是下雪了。

回到宿舍,打开电脑,看看人人,关于下雪的状态已经刷屏了……豆瓣没那么多,但也有几条……不过貌似下雪的范围很小,只有西北部一丁点儿大的地方,再南边一些,到西直门就彻底没了。

原本无聊的心情因为看到了许久未见的雪而小小地愉悦了一下。可是随便逛逛了逛,再次开人人的时候就看到雪停了的状态……扭头看看窗外,发现视线被床帘紧紧地遮住了。于是索性起身开门走到阳台上。确实如此……不一会儿竟然有一轮红日喷薄而出!这是什么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