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Touch

蜜瓜级轻巡洋舰二番舰 wrote on March 5th, 2011 under Life | 1 Comment | 1,442 views

2011.3.5 1-13℃ 晴
今天上午在西操耍大刀的时候,我把touch丢了。

不是因为耍得太起劲了得意忘形什么的没注意地丢了。

可以说是丢的吧。因为我是眼睁睁地看着她不见的。说实话,并没有太悲伤什么的,反倒似乎有种嫁出去的女儿的感觉。我想以后如果结婚有孩子了一定会要女孩的,虽然是否会结婚这还是一个未知数。

嘛……也许是时候该整理一下对她的感情了吧。

嗯……是“她”……

也许吧……

总之后面就称为“她”好了……

整理思路

首先,丢了,有什么遗憾呢?

仔细想了想,好像没有……啊……不,这当然是不可能的。不过认真来想可能最大的遗憾就是昨晚看了一半,今早排练之前一直在看的,用她在看的西尾维新的那本《你我的崩壞世界》,才看到86%左右。本来想排练完之后继续把它看完的。看来只能用本本来看了。说到本本,也许她才是我最钟爱的吧。嗯……不扯远了。最近看了《我的妹妹哪有这么可爱》,开始转变为妹控,如果真的有妹妹的话可能是不会有这种想法的吧……“现实中哪会有人控自己的妹妹啊”是这样说的。看《崩坏世界》的时候更加确定了西尾肯定是个loli控加妹控。不行,再这样说下去就扯到《化物语》了。越扯越远可不行,现在说的是我的touch的事,整理我对她的感情的时候。

呃,总之,没什么感觉。只是遗憾这本书没看完而已。

回到刚才的话题,她是怎么丢的呢?或者说我是怎么把她丢掉的呢?嘛……好像刚才没有说过这个话题,总之再从这个开始吧。

上午的排练是8点半集合,我来早了半个小时,其实我也知道会来早,于是带上了touch,想着到那儿了等的时候将昨晚没看完的书看完。以前一直用的panda reader,但最近发现它不是那么的好用,于是开始转向good reader,唯一的不满意就是安装的goodreader.ipa没有root权限,用ifunbox传到里面的文件它没有权限删除。不过有ifile的话也不用太在意那么多了,因为它的文件管理界面还是很友好的。

于是开始从昨晚的50%开始看。并在西操走来走去,随意瞟几眼正在集合的老师们。这样一直在看,等到到室内的篮球场集合组队的时候仍旧是一直在看,看到了近80%,这时便开始组织出去排练了。在那之后我貌似还拿出来了几次,看到了86%,然后就放到了穿在白色风衣里面的那件浅绿色的上面画着小树,小鹿,和小房子之类的卫衣里面。其实总觉得这样子不太好,因为我不太习惯将有帽子的衣服穿在里面,但是想来想去想了好久,仍旧不知道该怎么穿才好,于是穿上卫衣后随意地将风衣套在了外面。下面白色的牛仔裤穿了这么久也已经黑了。嗯……在我眼里看来差不多黑了,是如果拿去洗衣房洗的话我也不知道能不能洗干净的那种。不过也是时候该再买一条了。应该是差不多一身白的吧,而刀术的动作却有“侧摔”的倒地和“乌龙绞柱”的站起。嘛,其实我也不是那么爱干净的。无所谓了,倒就倒吧,之后换换衣服就行了。不过要注意的是倒地的时候不要让口袋里的手机和touch掉出来了。事实上,touch就是在那个时候掉出来的,而且依稀记得是第二遍的时候就掉出来了。不过那台“冰激淋”倒是没事,也许是因为比较厚的缘故吧。

所以,touch掉出来了。我在站起来之后立刻就发现了。掉出来了,没有特别明确的感觉,只是知道,掉出来了,也没有要去捡的想法——这当然是骗人的——想过,但是懒得去实施。想着她肯定会一直在这儿等我的吧,待会儿结束了再把她捡起来。但是我似乎忘了,一套动作打完之后,就要立刻右转跑穿插。而touch现在所处的大约是11点钟方向,距离10-20厘米。只要一个简单的回头就能立刻将她捡起来,然后继续跑,不会有什么大的影响。不过我没有那么做。也许是懒得去捡吧,因为我一直是一个很脑残的人,所以那时候我可能在想,有缘还会再相见的。于是我右转,头也不回地跑了。

然后一遍演练完,再一遍的时候,我又看到了她。不过可能由于被某些不小心的人走的时候踢到了,她现在在我所处的散点位的10点钟方向,距离2-3米。这个距离去捡的话应该是不行的吧,我直接扭头,不去看她了……

所以说,我是个多么脑残的家伙啊……仿佛怕看到她责备的目光似的,将头扭开了。我想她如果有意识的话,现在肯定将我的祖宗十八代都骂遍了……嘛……骂人是不对的……更何况是骂人家的长辈……我理所当然地不用去管她吧……

然后的那一遍,也就是最后一遍排练,跑到散点位后,我轻轻地扭头,但是没有发现她的身影。我有些着急。仔细又找了一下,还是没看到。这时音乐到了准备动作的时候。我放弃了对她的寻找。有缘还会再相见的吧。我这样想。

然后排练就结束了,果然有很多丢钥匙的人,还有一个丢手机的人,好像都去前面找了回来。我犹豫了一小下,出列到前面对那位拿着一串钥匙吆喝的同学小心地问道:“那个,有捡到一个ipod吗?”“ipod?没有。”也是,有的话肯定会在前面喊的,或者是老师用话筒喊。听他回答之后,我抓着脑袋,感到比较困扰了。嗯……没有人捡到……怎么办呢?站在队伍的前面囧囧地挠着后脑勺。

“要不你上去跟老师说一下吧!”那位同学显然看出了我的困扰。于是,我走出操场,爬上了主席台。这时候已经解散了。等老师跟那位同学谈完一些关于《队列行为学》(什么?没有这种学问?总之就这样理解吧。)的问题后,我像刚才那样,弱弱地问了老师“那个,我的itouch丢了,有人捡送到这来吗?”也许原话不是这样,不过大概内容没错。当然肯定不会错的。“touch……?”老师沉思了一下,立刻将话筒递给了我,“你问一下吧!”看来他也没什么能做的。拿到话筒,我有点窘迫了……是要我这样子在话筒里面喊么?这多不好意思啊……不过还是鼓起勇气,对着话筒轻轻地说了一声:“那个,有人捡到一个touch吗?”问完之后,球场内草坪上正在往外走的同学们貌似没有什么明显的反应,不过应该不是由于我声音太小没听到的缘故,因为我隐约听到了有人不痛不痒地笑了几句。之后,我便再也没敢再喊一句,只是囧囧地拿着话筒,看着老师与其他的应该是队列长们讨论。

我落寞地拿着话筒走下楼,将它交给了音箱师,然后回到了操场上,在刚才我的散点位周围,主要是左边,转了一圈,可是没有能找到。应该是预料之中的吧。

就这样,我把我touch,丢了。

也许,那个用一学期的,或者说一学年的(因为我不是太清楚工资,平时没太在意这些)的超市导购换来的的玩意儿我不会再买了吧。

嗯……为了一个touch,发表了这么长的一篇大论,似乎我也有点儿不太靠谱了。

总之最后说说她的情况吧。

去年九月买的,还不到一年吧。起先主要是玩玩,各种修改系统文件,后来便开始看用ibooks看epub,感觉还不错。后来懒得去找epub了,干脆开始看html的文件(因为有图片)和txt。之后又开始在优酷上下在flv转为mp4放进去,看了不少,再后来直接用oplayer看flv……虽然感觉不是很好,但是能看就行。现在里面还有一部没开始看的《蜂蜜与四叶草》(一共2季+sp)和一部《荒川爆笑团》,而且似乎是前天,刚放进去一部《sola》……视频比较占空间,于是我删掉了所有的游戏。嗯,所有的额游戏。只留下了一部分应用程序。而且放在里面的音乐也精简了很多……从近20G减到12G……同时码率也从几乎全部都是的320k/bps降到了大多是192k/bps……

嘛……貌似最在意的还是日程和计划任务。没有她我几乎忘了我接下来该干嘛,有了无所适从的感觉。这应该算是比较严重的问题。在日程任务方面,我相当依赖她的提醒。唉……反正日程也是跟outloo同步的,至于计划任务,再重新整理一下思路吧。

难道是因为电脑还在所以丢了touch没什么感觉?想想我应该很多地方都用到了她的啊……

啊……突然想起来原来我记单词,不管是英语的还是日语的,都是用她来记的……丢了可不好……额……怎么办呢?也没什么办法了吧……

只能怪我跟她有缘无份吧……

看来我果然还是很在意她的。不过因为没什么感觉所以或许也没那么看重?

只要电脑不丢了,我想我是能够活下来的。嗯!

既然走了就一路走好吧!

以上!

后记:自己读完,索然无味,实属不痛不痒的一文……

(bgm38) (bgm24) (bgm108) (bgm84) (bgm65) (bgm97) (bgm44) (bgm66) (bgm61) (bgm47) (bgm90) more »

[Ctrl + Enter]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